我 的 小 傳

 

跟山水結下不解緣,始於小學時校園後方的小山坡;下課後,總會結同死黨密友,跑上山去探險、築水壩、對打野戰,明知遲了回家例必挨打,也甘心情願,在所不計,只因為小時候家管嚴,上街玩是一件奢侈事!話雖如此,我卻又有不少機會在長假期時,可以跟家人到老遠的青山新墟,去探訪一些彿堂朋友;現今的屯門,只需一小時或多或少的車程,但昔日的青山,要由北角先坐晨早巴士到灣仔碼頭,轉船到佐敦,再熬新界巴士入新界北,便需要足半日時間!但我醉心沿途風光,響往那刻景況!如是者,孕育了我熱愛旅行的性格。

 

童年過後,在一間知名報館的分社當後生,每天要在中上環跑街送信,鍛鍊了不少腳力。同事中,認識了阿湯,他是知名遠足隊伍「庸舍」的中堅分子,見我工餘後總是遊手好閒,便說服我,每個週日上山下海。跟隨阿湯,我首次欣賞到西貢海岸的清山綠水,和自豪地夜攀狗牙上鳳凰!

 

輾轉間,學過攀岩 ( Rock Climbing ),也加入了樂行童軍。樂行童軍 ( Rover Scout ) 是為 18 至 26 歲人士而設的成年童軍,正因如此,隊員來自各行各業,有工友、小販、玉器師傅、經紀、記者、教師、老闆、女傭‧‧‧‧甚至郵差、輔警、海關、入境處。課堂集會中,相互間學習了不少。

 

畢竟,童軍是一段熱身,事業才是一場主戰!為了一份薪高糧準穩定工,童軍生涯要退下來。

 

賺到錢,人自然長大,便跟上潮流學人家做隻身背囊客。初登長城做了好漢,更在頤和園花 5 元人民幣吃過七餸一湯的包餐;第一次坐飛機去了桂林,順道到柳州買了副棺材給自己,至今仍然安放家中;膽子玩大了,旋即勇闖尼泊爾,令我在公司一時間聲名大噪!

 

自此,旅遊成為我工作以外不可或缺的目標,數十年間,去了不下 22 個國家,和踏足超過 242 個城市,目標尚在持續攀升;這個數字,稱不上是達人,但一定達標。然而,這段日子,卻跟行山遠足疏遠多年了!

 

直至退休,趁着氣力意興依然旺盛,馬上再次提起背囊,重登闊別了卅多年的鳳凰山、拜訪八仙、探望釣漁翁、再闖蚺蛇尖,尋回不少昔日足跡。

 

香港山地郊野雖然不少,但高度幅員不竟有限,想提升,海拔和路線便要往外尋。短短的一年,已經循前山徒步上了黃山、在霧雪下險闖英倫第一峰、避過颱風登上富士山、再攻台灣玉山 ‧‧‧‧。

 

世界之大,散佈著很多未圓夢,窮盡餘生的意志,盡力而為吧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量山伯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5年10月

畏高的我,一到高山便不其然地膽壯起來!站在香港飛鵝山的自殺崖頂邊緣,驚的不是我,而是幫我拍照的同事。
  • YouTube

© 2023 by NOMAD ON THE ROAD. Proudly created with Wix.com